当前位置:濮阳人才网社会泽林斯基指挥不动外长克利姆金,还在这场冲突中被议员讥讽“不学无术”,这说明什么?
泽林斯基指挥不动外长克利姆金,还在这场冲突中被议员讥讽“不学无术”,这说明什么?
2022-12-17

乌克兰政局混乱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在今年3月举行的大选中,尽管泽林斯基通过两轮投票击败了谋求连任、人设却早已崩塌的波罗申科,但从喜剧演员蜕变成总统的他,并未因此开启政治舞台上的喜剧人生。从赢得选举那一刻起,无论是在议会还是在政府,他都受到波罗申科及其党羽的孤立与挑战,成为乌克兰权力体系的“孤家寡人”。而以目前的实力对比,他要改变这种局面绝非易事。

1. 乌最高拉达(议会)代表、乌驻欧洲理事会议会大会代表团团长阿里耶夫7月2日就总统泽林斯基与外长克利姆金的冲突表态,立场坚定地选择站在后者一边,在称赞其“不出卖国家利益”的同时,讥讽总统“不学无术”。泽林斯基与克利姆金的这轮争端因俄罗斯外交部6月25日发给乌克兰的照会而起。俄方在照会中提议按照俄罗斯法律解决释放因刻赤海峡事件被扣的乌海军官兵问题。

因刻赤海峡事件被扣的乌克兰海军船只和水兵

一向我行我素的克利姆金,不仅没有将俄发照会一事向泽林斯基通报,而且未与其商量就做出答复,声称俄方建议“厚颜无耻”、“不能接受”。

直到看到媒体报道才知晓此事的泽林斯基非常气愤,指责克利姆金“自作主张”,而且对问题的处理“不专业”。他还致信总理格罗伊斯曼,要求给予克利姆金纪律处分。

2. 克利姆金对泽林斯基的批评并不买账,强调外交部怎么做不需要与总统商量,完全有权对类似照会做出答复。“照会反映的只是乌克兰的国际法立场,不带有任何政治成分、没有任何原则上的新问题。”克利姆金说。他还表示,俄外交照会引发的冲突“毫无意义”,其中充满个人情绪因素。

乌克兰政府副总理帕维尔·罗津科也站出来替克利姆金说话,认为泽林斯基追究外长纪律责任的要求没有依据,强调克利姆金给俄方的回复不仅专业,而且“及时”、“正确”。

3. 冲突发生之后,克利姆金决定休假以暂避风头。他强调,不能让乌克兰掉进“俄罗斯陷阱”,内部辩论应有利于削弱俄罗斯同时让乌克兰变得更强大。乌克兰政治评论家奥列格·索斯金指出,克利姆金“在自己职权范围内采取行动”,而忽视了泽林斯基的意见。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泽林斯基虽然完成了从演员到总统的身份改变,但在治理国家方面尚未做好准备,缺乏对国际事务、外交斗争、地缘政治等诸多问题的深入了解。

“那些他认为重要的东西,实际上可能一文不值;相反,那些他认为不重要的东西,却可能极其重要。”索斯金说。

4. 泽林斯基与克利姆金的冲突,只是乌克兰政治斗争的一部分。波罗申科虽然输掉了总统选举,但其领导的“波罗申科联盟”仍然控制着议会,他的亲信仍然占据着重要岗位。从泽林斯基赢得大选那一刻起,波罗申科势力就在为他执政设置各种障碍。例如,议会没有爽快地让他尽早宣誓就职,以此为波罗申科赢得了时间,使他得以在移交权力前将亲信安插到军队等重要单位的。

克利姆金(左)和卢岑科

此外,泽林斯基早就想将对内阁做出调整,多次要把外长克利姆金、总检察长卢岑科等赶出政府,都遭到议会否决。乌克兰法律规定,总统不能独自任免内阁成员,而只能提出建议然后由议会决定。

泽林斯基现在只能把目光放在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上,希望选民们再一次站在自己而非波罗申科一边。然而,波罗申科的势力毕竟已经经营多年,泽林斯基完成从演员到总统的蜕变之后,翅膀要硬起来还需要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期间,他未必能把政治生活过成喜剧。